服务热线:

当前位置:首页 < 现代诗词 < 好诗欣赏

欧罗巴冥思 作者/阿毛(毛焱明}

TIME:2016-09-01 浏览次数:3582 【大】 【中】 【小】 关闭

欧罗巴冥思

       诗/阿毛


阿尔卑斯山的水流进了多瑙河

也流进了人们的视野


蓝天下的维也纳

光鲜的一览无余

夏风如史诗般吟唱着

教堂的魅影被摄影家贪婪的吞噬

抓住最后的片刻

夕阳      稍纵即逝


静谧的多瑙河带走伤痛和泪水

却带不走城市的历史

逆着河流追溯生命的真谛

便可以找到人类文明的印迹

我在圣殿里徘徊

默念着欧罗巴兴衰的史诗

从古罗马到奥匈帝国

在血雨腥风中

生命      脆弱的不堪一击


斜阳下

天上突然一片黑云

紧接着

雨滴滚过灿烂的脸颊

滴答声敲击着红色的城墙

仿佛诉说着

已被岁月风蚀掉的悲剧

耳边听不到剑戟的敲击声

只有一首流传了六百多年的乐曲

演绎着这座城堡的沧桑

汇进了多瑙河

才有了一个蓝色的传说


历史从群族厮杀中延续

月夜和钢琴下

那令人陶醉的音符

早已华丽了整个城市

而这唯美的雕塑

却像建筑的废弃物

攀爬在城市各处

彰显出文艺复兴时期的光芒

和对未来的期望

但它们终究记载了什么

又传承着什么

我不知道也不敢想

只想用这纯粹的天籁之声

抚慰斯特劳斯的英灵

用一腔滚烫的血

温暖贝多芬冰冷的心


在这个城市的碑文中

一面铭刻的是唯美的艺术

一面又是血腥的杀戮

思想在雕塑家的手中复活

艺术在钢琴家的弦下萌生

而文明却只能通过杀戮来延续

这岂不是对人类无情的热讽

艺术家们躲进了古堡

竞活进了未来

他们崇尚和平的美好

又不敢面对眼前残酷的现实

这是文艺无法逃避的脆弱

这撕裂的历史记忆啊

却是物种进化不可或缺的伤痛


我想    这些艺术家才是血腥的

他们用音乐掩盖了真相

当然也缓解了人们的忧伤

他们用刀和笔揭示着美和丑

那可是在他们最脆弱无助的时候

我不想把这份冥思

留到明天

这个城市让我无法入眠

我在想他们不堪一击的肉体内

是如何附着上了艺术的灵感

是谁给了他们勇气和希望

又是谁凝聚了创造美的力量


凡俗的我在维也纳乐声中漫步

思索着这些唯美的艺术昭示了什么

又掩饰着什么

有人说文艺创造了城市的历史

但它同时毁灭了城市的真实


阿尔卑斯山的水流进了多瑙河

因此也流进了人们的视野



我的故乡贡格尔草原

         文/阿毛


儿时的我,

嬉戏在这片草原。


日出而天地开,

日落而天地合。

春至而冰雪消融,

秋来而落叶归根。

咀嚼着金银花、野果子的苦涩;

目睹着碧流河、西拉木伦的浩荡;

品享着马奶酒、牛肉干的甘醇;

观赏着大青山、黄岗梁的壮美。

眼前的所有,天人合一般

伴着我在共生与枯荣中成长!


少年的我,

总望着无尽的天边,

追逐朝霞和夕阳的影子,

冥思不觉。

天的那边是什么,

太阳的归宿在哪里,

我从哪里来又到哪里去,

为什么没有草木一样的根?

天真的疑问,

困惑着混沌初开的心,

直到每一个寂寥的深夜,

仍不能安然入睡!


学时的我,

木讷了宁静的春花秋月,

在不羁的年轮中奢侈地游弋,

梦想着能走出这片草原,

这片祖辈们赖以生存的牧场,

去寻找书中那无限美好的都市。

梦想用人类文明的火焰,

灼化我泥土和成的躯壳;

幻想着用锦衣玉食、西装革履、

文质彬彬的外在,

包裹我卑微的草根身世!


终于在弱冠之年,

没有回头看上一眼,

决绝地离开了这片草原。

我曾经对草原说:

我再也不会回来了,

我厌倦了春天牛粪的味道,

厌倦了夏天的蚊虫叮咬,

厌倦了秋的荒凉和冬的寒冷。


从此,

我走进了砖头瓦砾,

和城里人一起追寻瑰丽的梦想。

看不见白云蓝天,

抬起头便是雾霾和喧嚣。

也看不到郁绿的草地,

低下头满是乱世浮尘。

昼夜在杯葛中流淌,

身心在焦虑中憔悴,

我在这条路上已然越陷越深!


终于在不惑之年,

我有了梦寐以求的成就。

习惯了艳羡的目光,

享受着恭维的言语。

头上不再是湛蓝的天空,

而是荣耀的光环;

眼前不再是皎洁的明月,

而是灯红酒绿。

不再放眼天边的彩云,

只有乐此不疲的追名逐利;

不再瞩目散逸的花草,

只想醉心在茫茫的人海中泅渡,

可是,总找不到灵魂的归处!


就在昨天,

我突然做了一个梦,

梦中回到了儿时的那片草原。

往昔的厌倦,成了我梦中的眷恋,

我开始眷恋牛粪的味道,

甚至眷恋蚊虫叮咬;

开始眷恋秋天落叶的荒凉,

还有冬天的脚,冻的像猫咬。

我梦见金银花开了,山丁子红了,

塔拉里布满了墨绿的蘑菇圈;

梦见碧流河环绕过大青山;

梦见蒙古包升起了袅袅炊烟;

梦见达里湖的华子鱼在跳跃;

梦见奶茶里泡着的牛肉干!


久违的故乡,贡格尔草原。

醉梦中总能吟起《天下最美》,

闲暇时总是哼着《父亲的草原母亲的河》。

奔流不息的西拉木伦河水啊,

从儿时的血脉中流进,

到经年的肌体中流淌,

又伴随着生命的旅程缓缓流过,流过!


2016.8.31


祈   愿

        诗/阿毛


跌落尘埃,

我便在俗世中颠簸。

被风吹进深山,

又被雨淋进了泥土,

我开始生根、发芽、破土、盛开、结果,

就这样索然无味的走过一个轮回。


魂魄追着尸身,

从混沌,到童趣、成长、繁芜,

终又回到简单和懵懂。

我在风雨中不停的翻滚、升腾、冷却。

渐地,我的心宁净下来,

在身心合一的那一刻,

终于能近到佛前。


我默默俯下身,

祈愿在下个轮回,

不再做落入尘世的埃,

不再在是非的悲悯中走这一遭。

至少,许我一个不被蒙尘的爱,

和一个只为来世的修行,

让我在归去的刹那,

坐化成一朵莲!


2016.5.20于梦中




版权所有:内蒙古自治区诗词学会 蒙ICP备16002168号 网站建设国风网络   蒙公网安备 15010502000310号
网址:www.nmgscxh.org.cn 电话:0471-6611753 地址:呼和浩特市新华大街63号院7号楼2楼
内蒙古诗词 内蒙古诗词学会 内蒙古古体诗词 内蒙古诗词杂志 内蒙古诗词网 内蒙古诗词学会网站